未找到
地点

查找以日常语言写就的医学主题、症状、药物、手术、新闻等信息。

药物和其他物质滥用

作者: Sharon Levy, MD, MPH, Harvard Medical School;Children's Hospital, Boston

在青少年中的违禁物质滥用发生的程度从尝试性到成瘾等不尽相同(见 药物滥用概述),其后果从毫无危害到致死性也各不同,取决于物质本身、环境及使用的频度。然而,即便是偶尔的使用也可造成显著的危害,比如药物过量、机动车事故以及性行为的不良后果(如意外怀孕及性传播疾病等)。尽管尝试性饮酒和偶尔性吸食大麻很常见,但对其他违禁药品的使用却并不常见。有这些行为的青少年都有受伤害的高风险。父母对于饮酒、吸烟、处方药的态度和他们自身所作出的模范作用会对青少年产生很大的影响。

饮酒

饮酒在青少年中是最为常见的,有报道称大约72%的高中生尝试过饮酒,尽管只有55%的人曾经喝醉过。一方面,社会和媒体常常把饮酒标榜成可被接受的行为。尽管存在这样的影响,父母可通过向孩子清楚地表达他们关于饮酒的态度,设定一定的限制,并密切监督孩子的行为。另外一方面,那些兄弟姐妹中有过度饮酒的青少年会认为这种行为是可以被接受的。一些持续饮酒以至于发展成酒精滥用或者酒精依赖等酒精相关疾患。发展为疾病的危险因素包括较小的年龄即开始饮酒和遗传学因素。所以有酗酒者的家庭应意识到其危险。

吸烟

大部分抽烟的成年人是在青春期开始抽烟的。甚至有10岁的孩子都有过吸烟的经历。将近1/5的九年级学生经常吸烟。在美国,每天有超过2000人开始吸烟。在这些人中,31%年龄不超过16岁,50%不超过18岁。如果青少年在19岁之前不尝试吸烟,他们在成人之后几乎不会吸烟。增加青少年吸烟可能性的因素包括:父母吸烟(为最有预测性的因素),同龄人和偶像(如某些名人)吸烟。经常与吸烟有关的危险因素包括:

  • 学校表现差

  • 高风险行为(如过度节食、打架斗殴、饮用酒精或其他药物)

  • 较差的解决问题的能力

  • 自卑心理

父母如果想阻止他们的孩子吸烟,可通过积极的示范作用(如自身戒烟),和孩子开诚布公的讨论吸烟的危害性,说服已经开始吸烟的孩子尽量戒烟,在戒烟过程中必要时可以寻求医师的帮助。

其他违禁物质

青少年使用烟酒外的违禁物质的现象,虽然在过去几年总的来说有所下降,但仍然是很常见的。在2007年,大约47%的12年级学生已经有使用过违禁物质的历史。只有大约25%的学生没有服用过除大麻以外的违法药物。

大约有2%的高中毕业生曾使用过类固醇激素(见 其他药物滥用)。虽然在运动员当中使用类固醇激素更为常见,但非运动员当中也不乏见。使用类固醇激素有很多副作用,其中比较特殊的问题是引起青少年骨端生长板的提前闭合,从而导致矮小身材。其他副作用对于青少年和成人则是相同的。

虽然大多数药物的使用量正在下降,但是处方药的不正确使用却有显著的增加,最明显的是麻醉性镇痛药,抗焦虑药和兴奋剂。非处方的感冒和咳嗽药也被青少年拿来使用。这些药到处都可以买得到,而且因为安全而被青少年当作入门毒品。有报道称,有最小年龄为12岁的青少年使用违法药物。许多尝试过非处方药,处方药和违法药物的青少年会发展一些物质应用性疾病。

如果父母发现下述任何异常,就需要和孩子及医师进行讨论:

  • 行为怪异

  • 抑郁或情绪不稳定

  • 朋友圈发生改变

  • 在校表现下降

  • 对以前的爱好兴趣下降

如果父母发现药物或药物相关的器具时,需要和他们的孩子好好讨论一下所关心的问题。

在例行的健康访视中,父母应该请孩子的医生给他们的孩子做一个调查问卷来监测孩子有没有吸毒或喝酒。医生可帮助评估孩子是否有物质滥用的问题。有些父母仅仅是把孩子领到医师那里要求进行尿检。父母应该记着以下的事项:如果孩子拒绝,医师是不能强迫孩子进行药物测试的;尿检的结果也可能是假阴性的,并会收到药物代谢因素及最后一次用药时间的影响。鉴于这些限制,这个专业领域的医师应该决定在特定的情况下药物检测是否必要,而父母应该尊重医师的建议。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处在争执和冲突的气氛下,那么医师是很难从孩子那里获取准确的病史资料的,而这对其正确诊断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医师确实认为孩子是有问题的,他可以推荐孩子到药物滥用专家那里接受帮助,专家可以做出诊断和决定治疗方案。一般来说,(见 药物滥用概述)对成年人因用药不当引起的行为学治疗对青少年也是可以用的。但对青少年的治疗必须是适当的。青少年应该接受青少年项目的服务和专门针对有药物应用疾病的青少年的治疗措施。总之,青少年不应该接受和成人相同的治疗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