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找到
地点

查找以日常语言写就的医学主题、症状、药物、手术、新闻等信息。

补充和替代医学概述

作者: Steven Rosenzweig, MD, Drexel University College of Medicine

补充和替代医学(CAM)包括许多康复方法,和来自全球的治疗各种方法,但从历史观点上说还未包含传统的西方医学。许多补充和可选择的医术根植于远古保健体系,例如中国、印度、西藏、非洲、法国和美国。大部分治疗和康复实践都是受欢迎的,现在一些用于医院并且由保险公司偿还。针灸疗法和按摩治疗是特例。因为兴趣爱好和补充和替代医学应用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医学院校开设关于补充和替代医学的课程,例如针灸疗法、中医学、按摩和顺势疗法。

  • 完整的医学:补充和替代医学实践用于传统的药物治疗。

  • 可选择性医学:不重合替代医学可单独应用。

综合医学涉及在一个大的框架中用所有适当的治疗方法(传统和替代)。这个框架是以所有人为中心,并重申医生和病人间的关系。

传统医学和替代医学两者的区分并不总是容易的,但是他们之间存在着基本的哲学差异。传统医学通常以不存在疾病来定义健康。疾病的主要病因一般认为是一些孤立的因素,如细菌或病毒、生化失衡,老化,以及治疗方法一般是药物和外科手术。相对而言,替代医学经常以集体各系统的平衡来定义健康——身体的、情绪的、精神的——包括人体全部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这些系统的不协调引起疾病。治疗包括巩固自身抵抗力以及恢复平衡。

你知道吗……

  • 现在美国访问的替代医学从业者远比初级保健医生多。

接受和应用

在西方国家,越来越多的人在探索替代医学作为塔恩医疗保健的一部分。在1997年,美国人有超过6.29亿人去看过替代医学医师,比1990年增加47%。这一数字大大超过了同一年所有区看初级保健医生的3.86亿人。2007年,18岁或再大些的美国人中有38%使用某种形式的替代医学。人们最有可能寻求替代医学可能由以下缘由:

  • 骨骼肌问题(如慢性腰痛、脖子痛、关节痛)

  • 焦虑

  • 高胆固醇血症

  • 头或胸口冷

  • 发热

  • 睡眠问题

此外,许多人面对着危及生命的疾病,如癌症,为传统的救治的替代疗法提供一点希望,尤其是生命尽头的救治。

有效性和安全性

在1992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成立替代医学办公室,研究替代医学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在1999年,该办公室成为补充和替代替代医学国家中心(NCCAM—网址为:www.nccam.nih.gov)。

有效性

替代医学的有效性是重要的问题。这类治疗应用广泛,其中一些方法对一些特定的病症表现出疗效。替代医学的许多形式都没有进行彻底的评价。然而,缺乏证据并不意味治疗无效。很多替代疗法已经在实践中践行了数千年,这些包括针灸、经络、瑜伽、饮食治疗、按摩还有中药。然而,对于这些很难去做科学的探索研究。替代医学研究的瓶颈源于以下几个方面:

  • 医学研究者之间缺乏兴趣

  • 有限的可用性研究资金

  • 传统的研究方法很难适用于替代疗法的研究

举一个针灸的例子医学。医学研究者通常对针灸有很少的科学兴趣,因为它的理论概念来源于生命力之类的非科学的理念。由于针灸无法申请专利,商业研究资金有限,因此没有利润动力。政府科研基金的受限是由于科学界对针灸理论和方法的有效性持怀疑的态度。

采用传统的科研方法研究补充和替代医学是困难的原因很多,包括如下:

  • 传统的研究设计要求每个研究对予以相同的治疗方案。然而,许多补充和替代医学的疗法的一致性和个人独特性之间的不平衡产生矛盾。例如,针灸的针点放置是由一个人的独特需求决定的。或者相同的疾病完全被规定用完全不同的顺势疗法或中药治疗。

  • 传统研究设计与积极的安慰剂比较(一种类似一种药物或治疗但不包括活跃药物或治疗的干预—见 安慰剂)。一些补充和替代医学的治疗,如顺势疗法、中医药,引导他们自己对安慰剂的设计。然而设计一种安慰剂针灸治疗和按摩治疗室困难的,设计安慰剂经络也是必要的。

  • 传统的研究方法的设计采用双盲原则(一种预防研究课题和研究工作人员知道哪些人与其直接工作的一种新的治疗方法—见 医学科学)。双盲减少了接受积极治疗或被动治疗者的偏见优于对照组。安慰剂是用于双盲组但其在补充和替代医学中应用具有局限性。例如,一个灵气疗法践行者会知道真正的治疗能源是否处于被管理状态。

如果替代疗法证明是无效的,那么它的使用不能进一步提倡科学。

安全性

安全性是另一个重要的重要问题。尽管补充和替代疗法有危险的副作用,最大的危险在于,一个人处理的是一个未经证实的补充和替代治疗而不是证明传统医学方法。对于补充和替代疗法的风险性,一些显然是安全的。示例中使用的是经络治疗疼痛针灸治疗恶心、瑜伽来改善平衡,或用姜茶助于消化。其他的或许确实是有害的。用于替代治疗的草药和其他膳食补充剂并没有受到药物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监管,因为他们的制造商不需要证明自己的安全(见 中药和保健品概述 : 安全与功效)。

一些常见的风险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 一些物质可能会与处方药相互作用引起危害。

  • 虽然在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一样高纯度的膳食补充剂都是现成的,但在其他国家生产的产品可能含有危险的污染物,有毒成分,或其他药物。

  • 替代疗法可引伤害,包括操纵身体或其他的综合干预措施(如一些操作伤害身体的脆弱部分)。

在许多情况下,替代医学虽既没有形成伤害,也不将此排除在外,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已经显示出潜在的危害。有时潜在的损害在提倡使用的替代产品或疗法中广泛轻视。

替代医学的类型

根据实际情况把替代医学分为五大类:替代医学系统、身心技术,生物基础疗法、生物基础治疗,以及能量疗法。类别名称只是他们部分组件的描述。其中有一些根据现代医学概念能够理解,而另一些则几乎完全不能理解,并且许多类型与其他部分重叠。

本文章内的资源